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 北京民用飞机技术研究中心
企业文化

一个炎黄子孙的大飞机梦专访--中国商飞公司海外人才、北研中心气动研究团队李政德

时间:2013年11月05日 15:47    来源:张学鹏
视力保护色:
【字号

    李政德(右二) 

  到了和李政德博士约好的采访时间,记者发现他并没有在办公室。得知他正在一位同事那里解答问题,记者找到了李博士,并抓拍下了这张照片。 

  李政德,台湾人,201010月通过中国商飞公司海外引进高层次人才计划加入北研中心气动研究团队,负责中国下一代大型民用客机的机翼气动设计及优化和自然层流机翼气动设计项目研究。 

  打基础,做科研,带队伍,一个都不能少 

  “所谓气动,我们研究的就是空气流过一个物体时对物体产生的影响;我们要先了解空气;想解决问题,我们首先要知道问题在哪里……”一涉及专业方面,李政德的眼里充满了光,侃侃而谈。 

  在北研中心气动团队工作,李政德如鱼得水。他将多年来在美国和欧洲工作期间积累的宝贵经验和先进设计理念带到了这里。无论是在中心大型客机设计能力建设方面还是我国下一代大型民用客机关键技术攻关方面,均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李政德表示非常满意自己三年来在工作中取得的成绩。用他的话说,“我们有实力,也有信心在不远的未来跻身世界一流航空制造商行列,我想为北研中心、为中国民机事业继续做贡献,十年!二十年!” 

  亲力亲为进行能力建设,为科研工作打下坚实基础 

  “我刚来到国内的时候,就意识到必须尽快开发建立我们中心自己的气动设计和计算工具链条。”2010年,作为国内民机预研工作主体的北研中心正处于初创阶段,各方面经验、资源和基础还十分薄弱。李政德发现当时的机翼设计工具链还不完善,从几何建模到网格生成,再到气动分析和优化的过程中,经常得从一个软件中导出数据,然后将该数据进行相应处理后,再导入另一个软件做下一步的计算分析,这样的科研能力条件根本无法保障研发设计工作的正常开展。“气动专业设计论证离不开大量的数据支持,如果大量的数据在断档的工具链条中进行计算,即费时费力,也会影响计算结果。” 

  在国外众所周知,气动设计软件和计算工具链条的建立研发,并不是气动设计人员需要操心的工作。但李政德不得不首先解决这一摆在面前的难题。“这些工具中的商用软件我们可以买到,但自主研发的软件没有人愿意卖给我们,因为一条完整的工具链条对于任何一家航空气动设计单位来说,都太重要了!” 

  “既然买不到,我们就自己开发!”李政德没有把遇到的困难变成消极的情绪,而是充分利用之前在美国和欧洲工作期间的宝贵经验,开始着手开发建立北研中心自有的气动设计和计算工具链条。一年多的时间里,李政德和气动团队一起,白手起家、加班加点,编制了一系列自动化计算流程,同时还梳理了翼身组合体气动设计方法及流程,开发了机翼压力反设计、气动-结构综合分析及优化等程序。完整的自动化计算流程,大大缩短了设计周期,为推进中心大型飞机气动设计能力建设做出了极为重要的贡献,为中心下一步气动专业设计论证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安心、专注、痴迷”于科研,挑战前沿探索项目 

  “如果一架飞机实现搭载50%的层流机翼,全机阻力可以降约10%,将可能为航空公司每年节省数亿元的燃料费用,这是一组非常可怕的数据!”自然层流机翼气动设计是李政德目前科研主要方向之一。据他介绍,层流机翼比现有机翼设计更轻、更光滑,可使气流在机翼的更大部分上保持层流状态。这种机翼能够大大降低全机阻力,因而达到节省燃料,并降低飞机飞行中的二氧化碳排放。目前,空客公司已下定决心,斥巨资与多家欧洲航空研发设计机构一道联合研制层流机翼项目。 

  “国内和国外在层流机翼项目上的认识差距已经十分明显,西方航空制造商率先脱离了纸上谈兵的理论层面,真正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在实实在在的做工作。”“我们很清楚自己和国外航空制造商在传统航空研制方面差距很大。但在层流机翼方面,我们和西方的相对差距并非无法追赶和超越。我们在肯定差距的同时,充分利用后发优势,要更多的看到希望。”李政德多次向中心领导请缨,希望利用自己在国外学习工作中获得的经验和先进理念,可以在层流机翼研制方面进行科研工作。“航空科研工作需要的是‘安、专、迷’,我们不能一味地幻想在短时间内与国外先进航空制造商进行全方面的竞争和抗衡。我们要安下心来痴迷于创造自身的专项优势。”李政德在说‘安、专、迷’三个字的时候,显得十分坚定。 

  低调谦虚、乐于助人,助推求知型团队建设 

  说到团队建设,李政德有一套新颖的理论:“我想能更多的培养他们的好奇心,引导他们独立进行思考。团队中的年轻人有很好的教育背景,有一定的科研能力。但在以前,他们遇到问题经常直接找我来问答案,并且不会去问为什么是这个答案。其实我个人认为,在科研工作中,解决问题、取得结果是目的,但解决问题的最关键价值在于过程而不是结果。即使结果不正确,但通过一系列的实践过程,我们会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方法不行,在积累宝贵经验的基础上,再去探索什么样的方法可行,从而达到了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的效果。这个过程对于航空科研人员来说,是受益一生的财富。”目前,气动团队流行着多问几个为什么,多尝试不同推倒方法的科研作风,思想的火花和头脑的风暴每天都在这里进行着闪光和碰撞。 

  阴错阳差,结识影响人生的良师 

  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安东尼﹒詹姆森(Dr. Antony Jameson)博士被誉为国际航空界的泰斗级人物,尤其是他在计算流体力学方面取得的开创性成就被全世界航空气动研制领域广泛应用。能够师从科学大家是每一个学者的梦想,詹姆森博士的许多学生如今在国际知名航空研制单位、科研机构和著名大学任职。但李政德和詹姆森博士的相遇却有些机缘巧合的味道。“我一开始的首选研究方向是火箭高超声速而不是航空气动方面,只是因为不愿加入美国国籍而被迫放弃。”李政德笑着说。 

  经过与詹姆森博士的长谈,李政德最终开启了自己与传奇人物的师生生涯。随着这一老一小接触的不断加深,李政德被詹姆森博士深厚的理论功底和严谨、纯粹的科学态度所折服。同时这位东方小伙子强烈的求知欲望和气动方面的天赋也让詹姆森博士依稀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身影。“詹姆森博士经常告诫我,不要相信任何人,不要过于相信几十年前的书本理论。他鼓励我要敢于有自己的想法,要敢于质疑和挑战前人的思维。他一直秉承的教育理念就是鼓励学生去尝试,注重过程大于结果。”就是在这样一位良师的引导和培养下,李政德逐步树立了“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的科研态度。 

  跟随着那个在别人眼中又可敬又可怕的詹姆森博士,李政德在科研道路上不断前行,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辉煌的科研成果。李政德在博士研究生期间成功修改并独立设计研发了一系列气动设计程序,使得伴随方程优化方法有了更进一步的实际应用。同时他还与詹姆森博士一起开发设计了多个气动设计优化程序,在全世界范围的气动领域被广泛应用。 

  心怀炎黄子孙情结,投身中国大飞机事业 

  博士毕业以后,李政德加入德国宇航中心工作,享受着极佳的工作和生活待遇。同时,加拿大的一家世界知名航空制造商也一直极力邀请李政德加盟。2010年,当得知中国要启动商用飞机研制项目的时候,李政德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在老师詹姆森博士建议和鼓励下,他婉拒了加拿大公司的邀请,准备投身中国商飞公司的怀抱。 

  但让李政德没有想到的是,母亲对他的这一选择极力反对。其实李政德母亲深知儿子的个性。在她眼里,自己的儿子是一个只适合做科研的人,只有在美国或欧洲那种开放的环境下才能很好的工作和生活,她担心在中国复杂的政治和社会环境下,儿子简单直接的性格不能很好的适应。 

  对于母亲的担心,李政德颇有感触,“妈妈说我的性格和人际关系能力甚至不适合在台湾生活,更不用提在大陆。我承认,我也理解。但我相信,通过大量的沟通,她会理解并支持我的选择。”李政德决定细水长流,开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说服母亲,这一说就是半年多。回想起这段特殊的经历,李政德有着很多的感慨,“我对母亲说,您的儿子想做一辈子的科研,但我不想在不同的公司跳来跳去,中国商飞可以给我提供稳定长期的专业发展环境。而且中国政府要做大飞机,决心和投入都很巨大。全世界都知道,只要是中国想做的事情,目前还没有做不到的。更重要的是,作为同是炎黄子孙的中国人,我为什么不把平生所学贡献给中国?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了,已经很好地和国际接轨,很多方面已经不像以前了。还有,如果我在中国工作,比起在美国欧洲,离家近了很多,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回家看你。”最终,李政德的坚持打动了母亲,他的选择也得到了母亲的支持和理解。现在,每次李政德回家,他的母亲都会叮嘱他要好好的为中国商飞工作,为中国大飞机出力,要对得起给他的这份薪水。“妈妈说她好想快点看到中国人自己的大飞机翱翔蓝天。”李政德说这句话的时候,笑得很灿烂。 

  记者手记 

  李政德稳重、华丽言语不多。他和他的老师一样,是一个崇尚纯粹科学的人。“安、专、迷”在他的身上得到了极好的体现。我们期待层流机翼攻关项目能在他和气动团队的共同努力下,取得实质性的突破。 

  中心成立三年来,正是通过这样一批海外专家的帮助和奉献,踏实创业、辛勤科研,从靠商飞公司扶持的初创单位成长为担负数十亿元科研任务的预研中心。正是通过全体干部员工的艰苦实干、忘我工作,北研中心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跨越。有理由相信,成为国际一流航空科研中心的这一伟大目标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打印页面

相关报道:

服务导航
网上调查 | 分享:
中国商飞北京民用飞机技术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42517号
地址:昌平区小汤山未来科技城 邮编:102211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2390号